今天是: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 >

张玉奎 40年“色谱”人生

时间:2010-04-20 来源:大连市人才工作网 到论坛去讨论 分享到实验室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摘要】采访张玉奎院士时,他的两个小外孙刚从美国回来,从繁忙的科研中抽身出来的张院士,在和两个小外孙短暂的亲热之后,接受了我的采访。也许是刚从浓浓的亲情中走出来,张玉奎院......
  

  采访张玉奎院士时,他的两个小外孙刚从美国回来,从繁忙的科研中抽身出来的张院士,在和两个小外孙短暂的亲热之后,接受了我的采访。也许是刚从浓浓的亲情中走出来,张玉奎院士一坐下就侃侃而谈。

艰苦条件铸造科技英才
  1965年,张玉奎被分配到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因所学专业是物理化学,被卢佩章院士留下搞色谱研究。随后又做了卢教授的助手、学术秘书,两人从此结下亦师亦友的终身情谊。
  张玉奎最初接触的是“平板连续制备色谱”。研究方向是以应用为主。1967年,他所在的课题组接受了一个大项目。这期间,卢佩章院士进了“牛棚”。25岁的张玉奎被推到课题负责人的位置上,直到1974年完成任务,这段时间的历练,成为张玉奎日后作为学科带头人的一次预演。
  1975年,卢佩章院士牵头开展液相色谱研究。卢先生带着张玉奎等人去青岛海洋化工厂研制液相色谱微粒硅胶固定相,并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那里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苍蝇很多,甚至有时也会出现在饭菜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卢、张和他们的同事们出色地完成了科研任务,从废料里研制出所需要的微粒填料。打破了国外公司对中国色谱柱市场的垄断。
  时间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国家为科技、知识创造了一个春天。张玉奎也迎来个人知识更新的机遇。他中学、大学一直学俄语,英语也仅限于“哑巴”水平,只会看不会说。而国际上学术交流通用的是英语,卢佩章院士劝他学好英语口语,但他却有些迟疑。气得卢先生拍桌子命令“你不学不行,不但要学,还得学好!”这是卢先生唯一一次向他发脾气,结果就是让他过了英语口语关。这对他随后开展的广泛国际学术交流大有裨益。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张玉奎作为访问学者去德国工作7个月,他的英语口语不仅派上了大用场,而且还得以不断提高。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用钱的地方太多,科研经费紧张。中国科学院进行科研体制改革,鼓励科研单位把成果转化成产业。1988年,张玉奎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推动色谱成果的产业化。刚开始进行色谱柱开发时,七拼八凑投入4万元钱,操作间仅有1平方米,转身都困难,但凭借坚实的科研基础,开发工作进展十分顺利。但随后,当科学院要求科研院所和产业化经营分开时,张玉奎毫不犹豫地把产业化任务移交给他的学生李彤博士,并在1993年成立了中外合资企业。如今,这家名为“大连依利特分析仪器有限公司”的高科技公司已经颇具规模,办公楼面积达到4000平方米,年销售额达到4000万元。
  科研需要资金投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国家对科研经费的投入有限,张玉奎的课题组又在不断发展壮大。因此,往往到年底经费就没了。即便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张玉奎宁可卖掉实验气体,也要支持学生参加学术交流。与别人省着花钱的思路不同,张玉奎认为,舍不得投入就没有产出,学术交流同样是很好的技术平台。
  所谓开源节流,大原则是只要漏斗朝上就行。这种观念,他说来源于父亲的一句话。张玉奎年轻上学时,当有家人抱怨他花钱多时,父亲总是以仲裁的口吻说:“他能花钱,就有本事挣钱。”受此影响,张玉奎一直不吝惜在科研上的投入。因为他坚信课题组只要能做出成果,就会获得更多的支持。果然,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科研投入的增加,他所在课题组的实验条件也得到了显著改善。

前瞻眼光带来丰厚回报
  大连化物所仪器分析化学研究室主任关亚风研究员这样评价张玉奎:他善于以长远眼光处理眼前问题。其一,培养年轻骨干,很早就提拔和扶持年轻人,给他们课题甚至课题组。其二,性格豁达,促进国内分析化学学科的团结,凭人格魅力促成国内与色谱相关的学者们相处融洽。
  邹汉法研究员是国家色谱研究分析中心和中科院分离分析化学重点实验室的负责人,与张玉奎院士有师生之谊。从辈分上论,邹汉法是卢佩章院士的学生,但张玉奎带他的时间更多一些。因此,邹汉法均称他们先生。邹汉法介绍,张先生具有前瞻性眼光。1985年他就敏锐意识到,以分离纯化见长的色谱在生命科学领域中必有用武之地,从那时开始他就让色谱学科涉足生物医学领域,并注重基础研究与应用结合,力主并身体力行开辟出一条新的科研之路。迄今,这项成果已为生命科学研究提供了蛋白质组、代谢组和天然产物等分离分析的技术平台。
        
“先生一个电话,
我就回国效力。”
  张玉奎刚毕业一年就赶上“文革”。不过还算幸运,科研工作一直没放下。因为他的全部精力放在科研任务上,很少有时间参加“三忠于”活动,因此,工宣队也曾动过他的脑筋,称他为“政治死角”、“白专”人物。燕赵自古出侠士。保定人张玉奎性格里颇有血性古风和倔犟,胆识兼备,无所畏惧。每当工宣队来找他和课题组的麻烦时,张玉奎采取的往往是先声夺人策略:“我出身贫农,干的是军事科研,凭什么给我扣政治死角的帽子?你们敢说搞军事科研不算政治吗?”他据理力争,很好地保护了自己和课题组成员不受批斗,科研少遭干扰。但“十年动乱”给色谱学科带来的后遗症却十分严重,这支队伍后继乏人。
  作为卢佩章教授的助手,张玉奎最缺的东西就是时间,他盼望自己能有得心应手的助手,盼望弟子们成才。虽然他一向不愿做老师,但现实逼着他去带硕士生、博士生,解决人才断层问题,在此过程中,他起到了很好的“人梯”作用。1992年,有关专家团来大连化物所验收国家色谱研究分析中心时评价:“你们有年龄断层,没有知识断层。”张玉奎听了很欣慰:“让学生踩着我的肩膀上升到应有的高度,我的任务完成了。”
  与个人科研成就相比,张玉奎更得意“八大弟子”。这些弟子们如今都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已成为国内色谱界的中流砥柱。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是张玉奎亲自送出国深造,又从国外召唤回来的。
  1995年,邹汉法在美国学习时,接到张玉奎让他回国的电话。面对美国很好的研究环境和个人发展前景,他犹豫着,想推迟一段时间再回来。但张玉奎为他准备了一个课题组,该想的都替他想到了,让他怎能拒绝。“先生一个电话,我就回来了。”
  2003年,张丽华博士刚过而立之年,接到张玉奎的回国邀请时,深切感受到导师的悉心安排和关爱之情。因此,她毅然放弃日本教授的挽留,立即回国,现已成为国家色谱研究分析中心最年轻的课题组负责人。“没想到回到大连时,导师和师母会亲自到车站接我。”时至今日,张丽华博士说起来仍很感动。
      
“护犊子”是因为打心里喜欢弟子
  张玉奎把弟子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在生活细节上像父亲那样关照、管理他们。
  年轻单身弟子找对象他都要过问,帮弟子们拿主意。对此,张玉奎有多种“政策”,区别对待:男弟子不要急着谈恋爱,女弟子则应趁早。对成家立业的学生,他则体现出另一种关怀。他曾把“八大弟子”叫到一块儿,说:“家里没有电视机的,立即去买。你们晚上都留在办公室,得想想老婆孩子,让电视替你们陪陪他们。”他还建议弟子们买冰箱,替妻子买菜储存起来;要求学生在家饭后洗碗。那时学生们的日子比较清苦,电视、冰箱等大件也不是说买就能买得起的。做老师的很清楚这点,便尽力给他们创造机会出国深造,同时也挣点钱补贴家用。
  成就等身的院士细致到这等程度已够让人吃惊了,更惊奇地是学生吃相坐相他也管。不让学生吃饭吧嗒嘴、坐下时翘起脚。他说:“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细节,在与国外同行打交道时,都是不礼貌的表现。人家对你皱眉,你可能会失去朋友。”
  没有缜密的心思,断然做不到那么细密的关怀。出差是张玉奎的工作常态,难免对夫人有愧疚之情。因此,每次出差前,他必做的事情是去市场买菜,用行动表达对夫人的关怀。2007年底,夫人赵瑞环女士做脚部手术。那段日子,他尽力抽出时间在医院照顾她。对妻子,他表达的是数十年的爱。对老师卢佩章院士,他用的字眼是尽孝。十几年来,每逢卢院士过生日,张玉奎都给老师祝寿搞生日宴会。他笑道:“卢老师过生日,我是总主办人,弟子们轮流承办。”
  关怀和管理,让弟子们对张玉奎都有敬畏之心,当然,最深切的关怀是事业上的知人善用,并把他们推到某个位置上,让他们体验和享受事业上的成就感。   编辑/温  暖

 



 

他,1960年考入南开大学化学系;
他,1965年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
他,1967年出任课题组负责人;
他,1985年主张色谱涉足生物医学领域;
他,1993年创办科技实业——依利特公司;
他,200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兼任中国化学会色谱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分析测试协会副理事长,色谱杂志主编,J. Chromatography A, Talanta, Anal. Bioanal. Chem.杂志编委等职。
他,培养出大批优秀人才,其中很多人已成为研究员和教授。

  张玉奎在团结国内同行的同时,非常注重国际交流,尤其是与色谱研究处于领先水平的国家、学者及机构间的交流。与日本、加拿大、德国等相关学者和机构建立了密切的合作联系。出生在大连铁路医院的日本前色谱学会会长中川照真教授和张玉奎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已成为好友。中川照真曾对张玉奎说,日本新世纪要向生化方向发展。中川照真的见解让张玉奎深受启发。前瞻性眼光也就是从那时起变成一种自觉行为。在卢佩章院士提出的平板连续色谱、液相色谱和智能色谱的平台上,张玉奎及时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努力学习英语和计算机,将卢先生的诸多思想转化成现实。此外,他还身体力行地推动色谱研究向生命科学方向的突击,并不断促进科研成果的转化。
  正是因为张玉奎同时拥有前瞻眼光和执行力,才有资格从中国色谱之父卢佩章院士手里接过长跑接力棒。如果说第一棒的任务是从零起步,那么第二棒就要追赶前面的人。张玉奎在追赶途中解决了两大难题:一是开拓新的研究领域;二是培养、使用人才,让中国色谱研究不断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分享到实验室微博

(责任编辑:LabToday)

免责声明:
除标明《实验室资讯网》原创外,本网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